公链,到底什么困扰着你?

2018-07-23 23:13 全球 技术 166653 收藏

公链,有类似于互联网操作系统这一说,但如果把云架构看作是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前期Bate版本,“云”落地应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在“区块链”技术落地过程中也一样会遇到,并且更为复杂。

今年是不是公链元年?从公链项目隔周上线的频繁程度就可看出。大家无论从技术还是模式上都有独门武功,也分别在解决着不同的难题和痛点,唯一不足的是共识没有那么快达成,应用方在选择公链时也都有个性化需求,多条公链各自为政,只有投资方们比较一致,瞄准了公链的机会与市场。

微信截图_20180723193758.png

01、“区块链”技术落地面临的几大难题

“区块链”是个大概念,而“公链”仅仅是其中一个子集。它是“区块链”整体架构的底层基础架构。目前,这一基础架构尚未完善,这包括很多因素,对此,NULS联合发起人冉小波将其归结为以下四点:

第一,DApp开发者依然存在较高的技术门槛,创建区块链的技术人才缺乏。

第二,底层公链竞争白热化,但是基础设施尚不完善。

第三,链与链之间成为多个信息和价值的孤岛。

第四,构建区块链底层架构难度极大。

冉小波说,即使仅对一条分叉后的链的底层进行更改,也很难短期内了解透设计的逻辑细节,更难以保障区块链的安全性和兼容性。大多数的底层公链只能提供智能合约的场景,让使用者在上面创建DApp,但是很多使用者会选择创建一条新的链,然后创建的新的链又成了新的价值和信息孤岛。

02、胜败在于细节

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。在需求方看来,不仅表层的问题值得重视,细节的落实更加重要。

PRISM是一家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健康服务公司,致力于创建一个不需要许可的公链。对健康服务有诉求的用户能够随时随地接入该公链,并且可以在该公链上非常流畅地进行互动交流。此外,他们不仅可以私信交流,还需要有一个公共的互动区域(类似于公共聊天室)。所以,对PRISM来说,迫切需要一种可以优化管理更多用户的技术。但是,目前很多公链的局限在于更新困难,并且现阶段必须将“共识”交由第三方控制管理。

Anthony Munoz CifuentesCEO表示:“PRISM此前没有项目迁移的经验,而NULS的架构可以将‘主链’通过‘共识’与‘子链’形成有效互动。这正是我们想要的。”

此外,安全性也是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。攻击某些公链很容易,费用也不高,比如基于PoW共识的公链。Anthony Munoz Cifuentes列举了上个月Bitcoin Private所发生的,他表示:“这种公链是不可靠的。这类问题可以部分通过PoS共识解决,汇集51%的共识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,并且对于个人来说会损失代币的价值。”

此外,Anthony Munoz Cifuentes还补充道:“PRISM项目的代币具有实际价值。而且通过PoS共识机制,我们能够保证更高的安全性。”

对于另一家项目应用方——HPIPS而言,该项目发起人骞永军对迁移问题有着自己的看法,他认为,公链迁移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,只是数字资产的等额兑换过程。但公链迁移对运维人员打击很大,他们可能会离开之前的公链团队,去其他公链团队发展。

项目方看重公链团队是否采用原创代码,因为一旦采用非原创代码,这会使该团队无法完全把控自身的公链。当公链,也就是区块链最核心的部分出问题时,会对整个生态造成致命的打击。

03、“公链”何来竞争?

公链没有竞争,如果是真的公链,它的所属权必然是社区,既不属于任何项目方,也不属于某一个人。冉小波认为:“以利益为目标来做公链的项目不可能造就一个真正的公链。做真公链的项目必须足够开放。他们想用自己的努力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,他们有崇高的理想,让区块链的数据区块中记录着这个名字在历史长河中运行下去。”

那么,什么样的公链项目能够解决用户的需求?冉小波认为,首先,它必须有自身的闭环生态,才会产生价值。公链上承载了社区、社区共识和社区生态。做好社区共识才会有竞争力。

理想主义者总是稀少,用天真的信仰表达质朴之心,冉小波是少数人之一。她说:“公有链元年,我喜欢区块链世界,总会有一些词语不知道来源于哪里,但是很快就被大家所接收并认知。”

在一个信仰者的眼里,未来两年公链的境遇看起来乐观。

第一,公链的性能将得到大幅提升,分布式数据基础逐渐完善。

第二,从发一条DApp应用演变到一键发链。

第三,跨链协议进一步发展,去中心化交易所逐步崛起,逐步进入数字资产时代。

然而短期内,对于公链来讲,安全性和性能依然不可忽视。现实是,现阶段大多数基础链根本谈不上大规模使用。大多数的底层公链只能提供智能合约的场景,仅能满足用户在上面创建DApp,也直接导致了很多用户选择创建一条新的链,新的价值和信息孤岛形成,循环不止。

04、各自为政的信息孤岛 跨链也不易

正如同大数据之间会形成数据孤岛一样,各自为政的公链团队纷纷建立自己的公链,信息孤岛在所难免。

星锐资本负责人坦言,公链信息孤岛肯定会形成,就好像每个国家刚开始建立一样,没有关联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事态的发展,会逐渐有外交,这就是跨链的作用,形成一个有机生态系统。

巨杉资本创始人田大超并不同意以上的看法,他认为,相对的信息滞后是有的,但是没有所谓的信息孤岛,因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达,可以让信息快速同步。

社区共识只能在初期主导公链价值,而后期的价值取决于实用性,落地效应,或者生态构造,那些早期炒作上位的链由于生态没有建立好,可能会走向没落。

现阶段要想打破信息孤岛比较难,冉小波透露,如果只是单个生态内的实现相对容易,可以使用相同的接口协议、共识达成、多签管理等实现交互,但是在多个生态下,公链与公链之间应该足够开放,共同努力,创建可通讯的协议标准,做起来会非常难。

星云研究院院长范学鹏表示,在打破区块链信息孤岛这一进程中,有一些必须要克服的难题:

第一,跨链的信息整合及分析,这是打破信息孤岛的前提条件。

第二,统一的价值尺度,这是打破信息孤岛、进行跨链数据交互的基础。

第三,跨链协议的确立,这是打破信息孤岛的必要技术手段。

在上月底星云研究院发布的星云指数技术黄皮书中,提出的首个区块链价值尺度,星云指数(Nebulas Rank)就有助于重新发现和组织区块链世界的信息关系,建立所有用户与区块链之间对话和沟通的桥梁,从而突破各区块链系统价值信息互通障碍,打破数据孤岛。

打破信息孤岛,靠技术跨连还远远不够,需要主权共识。BIT.GAME COO王玎举例,比如公有链之间建一个基金会,类似于中韩货币互换基金,为跨链资产背书。

在区块链被应用的下个阶段,是不是要抢占用户入口?Achain合伙人刘炎宾认为,如果腾讯、阿里都有自己的公链,他们就不会把自己的用户放在以太坊上,链和链之间需要互通的基础协议。

05、长线投资看技术 公链受热捧标题

只有理想的区块链应用是镜花水月,虽然冉小波提出技术和利益分开,但是没有资本,企业怎么生存,又如何最好的技术呈现给用户。

现阶段,公链的发展问题主要在于技术与传统经济耦合薄弱。传统大企业在数据即资源的时代,缺乏对信息公开透明度的迫切需求。另外,如今,公链在跨链信息交互方面做的仍然不够,这让企业体会不到基础链的重要性。星锐资本负责人如是介绍,他们现在的主要投资方向也是公链。他认为公链的蛋糕很大,但最终胜出者会很少。目前,公链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如何帮助大量优质企业找到区块链的入口,通过区块链降低企业成本,实现共享经济,这是各公链团队的最大任务。

投资企业如何对区块链团队进行扶持?星锐资本负责人认为,可以建立区块链投资扶持基金,让不同的行业专家构建针对不同行业的协议。他透露,投资人投资公链,主要会考量性能以及母公司是否值得信任,尽量规避有性能瓶颈的公链。投资时,技术、团队、应用配比,是根据当下行情不断变化的,但仅从这些评价指标评价不够,因为目前不是技术驱动市场币价,区块链处于混沌期,混沌期要以资本为导向。

而在巨杉资本创始人田大超眼中,投资考量点主要还是看团队的实力和水平。他坦言道:“你的技术有哪些创新,你凭什么能够吸引应用到你的公链上来?这是我最关注的。”他补充道:“我们在投资的时候,技术、团队和应用的评定标准一般是60%决定于团队和技术水平,30%决定于应用,10%决定于该公链的市值维护团队。”

在几个投资人看来,公链已然是区块链投资的风口。

但是对于公链开发难度大、时间久、瓶颈大的特点,投资人肯定会考虑投资性价比,这显然是个适合长线投资得领域。

更进一步,如果在老链和新链之间做选择,投资方会选择谁?田大超说,会选择新链。一方面,老链的发展取决于重大合作和更新,交易所已经上线饱和,所以利好其实很小。另一方面,老链对市场的购买刺激其实是不够的。就如同打新股,新股的潜力更大,所以投资者都会选择新链。

如果正如他所说,新链会有新的关注,产生新的社区效应,而老链,会被新链更新冲刷,逐渐被淘汰,迭代的悲喜交加又给这个新的世界蒙上一层历史的厚重感,但谁也无法阻止。

本页面由【火球财经】排版引擎优化,未改动原文【来源:“金色财经”,作者:冯霄霞】

评论

共14条评论

查看更多

金色财经

金色财经是集行业新闻、资讯、行情、数据等一站式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

文章 粉丝


近期文章
7X24快讯 查看更多>
跳到顶
正在载入...